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中國為什么堅持WTO特殊與差別待遇原則?
2019-10-28 18:44 作者:呂越 田琳 來源:中國經營網

10月25日,韓國政府召開對外經濟部門長官會議,宣布韓國在未來的世貿組織談判中,放棄享受發展中國家特殊與差別待遇,這是繼今年3月巴西宣布放棄發展中國家地位之后,又一重要國家作出此決定。作為全球經貿治理體系中的重要成員,面對當前全球經貿秩序的新變化,中國有必要更加堅決支持發展中國家特殊與差別待遇這一絕大多數發展中國家支持和堅持的基本原則,并推動經濟全球化朝著包容普惠、互利共贏的方向發展。

發展中國家特殊與差別待遇

特殊與差別待遇原則(Special and differential treatment)建立在成員之間存在發展差異的前提下,指在一定范圍和條件下,發展成員方可以背離各協議所規定的一般權利和義務,相對發達成員方享有較優惠和特殊的待遇。在1955年對GATT1947第18條的修訂中,首次承認發展中國家成員的特殊情形及在履行某些GATT義務時享有一定的靈活性,以保護和培育其國內產業;1979年關貿總協定東京回合談判提出了“特殊與差別待遇”概念的授權條款,通過了《有差別與更優惠待遇、對等以及發展中國家充分參與》的決定,為發展中國家的特殊與差別待遇提供了法律依據;1986年烏拉圭回合談判也包含了有關“特殊與差別待遇”的內容并進一步擴大了SDT條款的數量和適用范圍,從貨物貿易協定擴展到《服務貿易總協定》《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關于爭端解決規則和程序的諒解》以及許多部長級會議;2001年多哈發展回合談判更是以“發展”為中心,確認“特殊與差別待遇是協定的必要組成部分”。

伴隨著特殊與差別待遇原則在多邊貿易體制中的逐漸明確,有關發展中國家地位界定的討論也應運而生。然而對發展中國家的認定往往涉及一國經濟社會發展的諸多方面,國際上尚未形成普遍認同且由國際法加以確定的發展中國家定義標準。目前,世界貿易組織成員中有2/3以上是發展中國家,分為“發展中國家”和“最不發達國家”兩類。聯合國認定的47個最不發達國家中有36個已經成為WTO成員,WTO對此進行了列舉和確認。雖然WTO沒有從整體上對發展中國家進行明確界定,但在個別協定中仍體現了一定的分類標準,如《反補貼協定》中采用了將“發展中成員”分為最不發達成員、人均年國民生產總值在1000美元以下的發展中成員和其他發展中成員的分類方式,但WTO未對最后一類成員明確判定標準,對一些協定、協議的執行帶來不確定因素。

目前,《WTO協定》共包含六大類145項不同的特殊與差別待遇原則條款,包括“主動型條款”和“被動型條款”兩類。在前者中,WTO成員可以“自稱”為發展中國家,從而自主享有《WTO協定》給予發展中國家制定經貿政策的靈活性;在后者中,某一成員是否具有發展中國家地位是由其他WTO成員來認定的,并據此決定在對外貿易中是否給予該成員更優惠的措施和差別待遇。總之,特殊與差別待遇是WTO處理發展成員方經濟發展問題時必須遵循的一項基本原則,幫助發展中成員方全面參與和融入全球多邊貿易體系,是更好實現成員方共同利益的需要。

堅持發展中國家特殊與差別待遇的意義

雖然在WTO中給予發展中國家特殊與差別待遇已成為國際社會的共識,且取得了一定的積極效果,但由于規則本身的缺陷和發達國家對自身義務的規避,難以實現貿易秩序的實質公平。之所以堅持發展中國家的特殊與差別待遇地位不動搖,一方面特殊與差別待遇原則是尊重發展中國家平等發展權,推進發展中國家參與經濟全球化以及加強全球治理話語權的重要制度保障;另一方面,特殊與差別待遇原則符合包括發達國家在內的世界各國的長遠利益,是實現世界經濟真正公平發展和各國共同繁榮的必然選擇。

首先,建立特殊與差別待遇制度安排的初衷是為了維護發展中國家的發展利益,協調不同經濟發展水平國家之間的差異,WTO給予發展中成員更優惠的市場準入、非互惠的市場保護和技術援助等待遇,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發展中國家融入經濟全球化的困難,保證發展中國家在國際貿易增長中獲得應有份額,確保國際貿易規則相對公平。通過互惠互利的協議安排,實質性地降低關稅,減少其他貿易壁壘,在國際貿易中消除歧視待遇,進而激勵發展中國家向著貿易自由化和投資便利化的方向前進。此外,現行全球治理規則多由發達國家掌握話語權,發展中國家在國際事務中的代表性和話語權嚴重不足,甚至成為利益受損方。堅持和維護特殊與差別待遇原則能夠加強發展中國家在國際社會上的身份認同,支持并推動廣大發展中國家在國際事務中發揮建設性作用。

其次,事實上特殊與差別待遇原則不只考慮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經濟發展差距,更是世貿組織為維持世界經濟秩序穩定、平衡全球經貿格局做出的舉措。當今世界各國和地區經濟發展不平衡,存在較多的風險和不確定因素,各個國家或地區面臨許多共同挑戰。發展中國家由于經濟基礎薄弱社會保障能力欠缺等因素,遭受危機時沖擊力度超過發達國家,一旦放棄特殊與差別待遇原則, 很可能進一步引發廣大發展中國家對多邊貿易體制的擔憂和疑慮, 降低其主動向世界開放市場的意愿,給國際經貿發展帶來不利影響。只有堅持特殊與差別待遇原則,促進發展中國家不斷增強自我發展能力,逐步提升自身經濟社會發展水平,才能增強其進一步開放市場的信心,讓其在實現自身發展的同時實現各國的共同繁榮,進而為世界經濟強勁、可持續、平衡、包容增長貢獻力量。

中國堅決支持特殊與差別待遇原則

當今,逆全球化思潮沉渣泛起,單邊主義、保護主義抬頭,美國等少數發達國家要求中國等發展中國家不能再享受特殊與差別待遇并實行所謂“對等”開放,這嚴重違背了世界貿易組織特殊與差別原則及制度安排。作為世界貿易組織的參與者、維護者和貢獻者,中國堅決維護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制,致力于在特殊與差別待遇規則上達成具有可操作性和實效的條款,保障WTO中發展中成員的合法權益。

2018年6月28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對外發表了《中國與世界貿易組織》白皮書,全面、客觀地介紹了中國履行加入世貿組織承諾的實踐,闡釋了中國參與多邊貿易體制建設的原則立場和政策主張,支持世貿組織將發展作為工作重心,確保發展中國家尤其是最不發達國家從國際貿易中獲益。中國對發展中成員在參與全球價值鏈分工、參與國際經貿治理等方面面臨的困難表示關切,對發展中成員特別是最不發達國家成員提供了務實有效的支持,促進縮小南北發展差距。2018年11月23日,商務部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中國關于世貿組織改革的立場文件》,提出WTO改革應基于保障發展中成員發展利益這一基本原則,改革應保證發展中成員的特殊與差別待遇,反對有些成員借世貿組織改革質疑甚至剝奪一些發展中成員享受特殊與差別待遇的權利。中國指出發展中成員在經濟社會發展階段、產業結構和競爭力、區域發展層次、參與國際治理能力等方面與發達成員存在全方位差距,不能簡單地用經濟總量來衡量。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中國愿意在世貿組織中承擔與自身發展水平和能力相適應的義務,但絕不允許任何成員剝奪中國理應享受的發展中成員特殊與差別待遇。2019年5月13日,中國向世界貿易組織正式提交了《中國關于世貿組織改革的建議文件》,提出在發展仍是當前時代重要主題的背景下,WTO應在維護發展中成員享受特殊與差別待遇的權利的前提下,糾正世貿組織規則中的發展赤字,解決發展中成員在融入經濟全球化方面的困難,為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實現作出積極貢獻。中國進一步提出了細化建議:一是加強對世貿組織現有特殊與差別待遇原則條款的執行和監督力度,特別是最不發達國家關注的“免關稅、免配額”待遇和服務豁免機制實施;二是增加技術援助的針對性和具體性,確保其有助于發展中成員融入多邊貿易體制和全球價值鏈;三是根據《多哈部長宣言》要求,繼續推進特殊與差別待遇原則條款的談判;四是在未來貿易投資規則制定中,為發展中成員提供充分有效的特殊與差別待遇;五是鼓勵發展中成員積極承擔與其發展水平和經濟能力相符的義務。

當然,作為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中國堅定支持WTO發展中國家特殊與差別待遇的基本原則基礎上,已經在積極主動承擔更高的義務,如《貿易便利化協定》、信息技術協定擴圍談判以及正在進行的電子商務談判。因此,在堅持發展中國家特殊與差別待遇原則的前提下,中國也愿意和鼓勵其他發展中國家積極承擔與自身發展水平相適應的義務,在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理念下,為各國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營造共同的發展機遇和空間,為世界經濟增長提供強勁動力和穩定環境。

作者單位系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院

(編輯:孫明勝 校對:顏京寧)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江苏7位数怎么看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