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拆解網貸轉型:持牌經營之下的資金困境
2019-12-07 08:07 作者:郭建杭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郭建杭 北京報道

83號文對網貸平臺轉型有利好,但小貸行業監管趨嚴,網貸平臺轉型后開展業務,也需克服多重困難。

11月15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領導小組辦公室聯合印發《關于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轉型為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83號文)指出,可引導部分符合條件的P2P網貸平臺轉型為小貸公司。

在該文件下發后,貴州省已有網貸平臺提交轉型為省內小貸公司的申請。多家網貸平臺人士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采訪中均表示,“83號文為轉型提出了一個指導方案。對網貸平臺來說,最大的利好是依據政策,用機構資金置換平臺出借人的債權,網貸出借人債權出清速度將加快。”

根據網貸之家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1月底,目前正常運營平臺為456家,成交量為506.23億元,環比下降11.23%,同比下降54.58%。

實繳資金門檻

83號文顯示,擬轉型網貸平臺設立的全國經營的小貸公司注冊資本金不低于人民幣10億元,首期實繳貨幣資本不低于人民幣5億元,且為股東自有資金,其余部分自公司成立之日起6個月內繳足。區域內小貸公司的注冊資本金門檻僅為5000萬元,限定在本地區縣、市內開展業務。但省內小貸公司對于網貸平臺來說,可以選擇的匹配資產非常少,幾乎無轉型意義。

此外,83號文規定資本金不得低于存量風險資產的十分之一,代償能力不足的還需補繳3%的保證金。

業內人士表示,83號文給出了全國和地方兩類小貸牌照,全國牌照的獲取難度高,但價值也大;地方牌照則給予了以線下業務為主的中小平臺轉型空間。目前各家平臺均想爭取全國牌照,雖然全國牌照對平臺的資本金要求高,但10億元的注冊資本對于持續盈利或股東背景強勢的平臺而言不算難事。重點在于實繳金額不低于借貸余額10%,對于一些待收金額特別大的平臺而言,實繳金額可能要多達數十億元,而83號文并沒有給出網貸平臺壓縮存量業務足夠的時間。

根據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公布的數據來看,現正常運營的平臺待收規模都過百億。這意味著,不低于存量風險資產的十分之一加3%保證金,對大多數平臺來說資金壓力較大。

從業者普遍認為,該政策對于加速出清存量資產意義較大。

北京地區的網貸人士表示,“正常運營的平臺中,其實大部分已經對接了機構資金,有的機構資金占比持續增高,出借人的債權已經在慢慢出清了,目前現存的小部分未到期待還的出借人資產在政策出臺后,是可以由機構出資接手的。”

83號文顯示,“P2P轉型后設立的小貸通過銀行借款、股東借款等非標準化融資形式,融資金額不得超過凈資產的1倍;通過發行債券、資產證券化產品等標準化融資形式,融資金額不得超過凈資產的4倍”。

“P2P轉型小貸,面臨籌措巨額出資、用股東借款的方式連續注資、壓縮存量貸款、償還社會投資人出借資金等巨大壓力,流動資金面臨著連續縮水的狀態,很少有能力再去拓展市場、發展業務”。小微信貸、互聯網金融專家、江蘇兀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嵇少峰認為,“在政策導向要求下,會有部分平臺轉向小貸公司。此外,平臺出于自身以時間換空間、具備做小貸業務的能力等原因,也會考慮轉型小貸公司”。

業務兼容挑戰

網貸平臺轉型小貸公司后,業務如何兼容也是挑戰。

嵇少峰認為,“P2P與小額貸款公司的經營邏輯不同。P2P平臺通過變相吸收社會存款生存,而小額貸款公司以自有資金為主發放貸款的信貸機構,生存的基礎是自有一定規模的資金以及自我挖掘資產、自我風控的能力”。

前文所述業內人士也認為,轉型后對資產端能力要求高。小貸牌照,重點在“貸”,在P2P行業發展初期,各家平臺的認識不一,有的平臺以資金端能力為主,將平臺打造成類似“理財超市”的形態,資金主要靠外部合作方提供。這類平臺幾無轉型可能,近期部分此類平臺已良性清退。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業務線上化要求高。全國牌照的業務類型有且僅有網絡貸款業務,且不允許同一實控人持多張牌照。這意味著,主要依靠線下門店獲取資產的大平臺,原有的業務護城河瞬間變成了轉型的包袱。

事實上,小貸公司在近年也出現規模收縮,業務下滑的情況。

在此前央行發布的2019年上半年小額貸款公司統計數據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6月末,全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7797家,相較于2018年末的8133家,今年上半年全國小貸公司減少336家;相較于2016年6月末的8810家,三年來全國小貸公司共減少1013家。

在網貸平臺轉型小貸公司后,將面對不同的監管環境。

小貸公司適用的監管政策為《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此外,2015年8月,國務院法制辦曾就《非存款類放貸組織條例》公開征求意見。小貸從業者普遍認為該條例將成為設定小額貸款公司監管有關行政許可的依據。

根據各地方金融辦的消息顯示,目前司法部與銀保監會組成調研組,進行地區調研,推動《非存款類放貸組織條例》的出臺。

對平臺來說,網貸備案與轉型小貸公司兩者身份不兼容。北京地區部分平臺表示,公司對于轉型小貸并不感興趣,目前仍等待備案政策。但據記者梳理信息可知,北京地區部分平臺雖明確表示不會轉型小貸公司,但會布局其他金融牌照。

事實上,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曾在多個場合提及“金融業務必須持牌經營”。無論是否轉型小貸公司,網貸行業參與機構持牌都將是唯一的生存出路。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江苏7位数怎么看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