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北約“腦死亡”與西方世界的迷茫
2019-12-07 09:50 作者:孫興杰 來源:中國經營網

文/孫興杰

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接受《經濟學人》雜志采訪的時候曾經說,北約已經“腦死亡”,這一說法已經遭到北約以及歐洲多個國家領導人的反駁。而在英國舉行的北約70周年的峰會上,美國總統特朗普和馬克龍就這一問題進行了辯論,特朗普認為馬克龍的說法是非常具有羞辱性的。冷戰結束已經快三十年了,作為冷戰產物的北約在不斷尋找自己的價值和目標。特朗普剛上臺的時候曾經說,北約已經過時了,一個“過時”且“腦死亡”的北約還要存在下去嗎?這種疑惑在此次峰會上顯露無遺,爭論背后也是西方世界的迷茫。

當我們說“西方”的時候,它并不只是一個地理的概念,而是一種秩序的概念,尤其是脫胎于冷戰的西方陣營,以北約為基礎的安全共同體,以布雷頓森林體系為核心的經濟共同體以及價值和意識形態的共同體。冷戰結束之后,西方的對立面出現了轉化,從安全上來說,沒有哪個軍事集團能與北約抗衡,但同時也給北約的生存帶來了一個難題:誰可以成為北約的對手。軍事聯盟的動力在于制衡威脅,如果沒有一個足夠強大的威脅,聯盟內部就會出現越來越大的離心力。

在“9·11”事件之后,恐怖主義成為北約面臨的主要的威脅,“9·11”事件也觸發了北約憲章第五條(在一個成員國被攻擊時的集體防御條款),阿富汗的反恐戰爭是北約的集體防衛行為。十年反恐戰爭之后,恐怖主義不再是北約面臨的主要的威脅。尤其是在特朗普宣布已經擊敗了伊斯蘭國之后,美國的安全戰略的重心在調整,最直接的體現就是在沒有與盟友進行協商就突然決定從敘利亞撤軍,而另外一個北約盟國——土耳其很快就出兵敘利亞攻擊美國曾經的盟友——庫爾德武裝。

美國的這一決策不僅引起了國內的震動,也讓自己的盟友難以適應,在評論這一決策的時候,馬克龍使用了“腦死亡”的說法。言下之意在于,美國作為北約的主導國家,其領導是“無腦”的。

特朗普在競選的時候說,全世界都在嘲笑美國,如果他能夠當選,就會改變這樣的局面。特朗普的這一“承諾”在本次北約峰會期間遭到了赤裸裸的打臉。在會議期間,英國首相約翰遜、法國總統馬克龍、加拿大總理特魯多以及荷蘭首相呂特在閑聊的時候幾乎是毫無顧忌地在取笑特朗普。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打出廣告說,“全世界正在嘲笑特朗普總統”。北約的盟國為什么不再尊重美國總統呢?有特朗普個人的原因,但深層次的原因在于北約失去了一個可以凝聚這個超級軍事同盟的威脅。美國將俄羅斯等視為戰略競爭對手,但是,馬克龍認為恐怖主義依然是歐洲和北約的威脅,土耳其總統則反對將俄羅斯視為威脅。北約29個成員國,可能有超過29種安全關切。

沒有共同的威脅,北約成員國都有自己的小算盤,一個是經費分擔的問題,特朗普之前認為北約“過時”,主要原因是北約成員國沒有提供足夠的防務經費,多數國家都沒有達到防務支出占GDP2%的要求,歐洲經濟實力最強的德國還需要十年才能達到這一水平。去年北約峰會期間,特朗普提出要求成員國將防務開支占比提高到4%,以此來要挾盟友。歐美之間的貿易和服務的逆差越來越不可持續,對于特朗普來說,美國不可能“免費”為盟友提供防務安全保障。在冷戰期間,美國就多次要求盟友提供更多的經費支持,比如說德國。北約的盟友,尤其是安全上比較依賴美國的國家將不得不花錢購買和平。德國總理默克爾雖然對特朗普比較不屑,但是依然堅持歐洲的安全需要北約來提供,對于馬克龍總統提出的北約“腦死亡論”,德國國防部長卡倫鮑爾并不認同,同時澄清說,德國和法國的“戰略文化”不同,也是要與法國拉開距離。

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大西洋兩岸不同的安全觀念和關切,馬克龍總統上臺之后,多次強調要建立主權和戰略的歐洲,換句話說,歐盟要成為一個戰略性的力量,而不僅僅是經濟聯盟。在馬克龍的推動之下,歐洲防務合作再次啟動,然而,在英國脫歐之后,歐洲防務合作缺少了核心力量。法德關系在發生微妙的變化,馬克龍一改法國的頹勢,在歐洲舞臺上積極有為,在國際上也是以歐洲代言人的身份出現。相比之下,德國依然低調,加上德國國內政治處于比較敏感時期,默克爾進入了“跛腳階段”,未來德國的政治圖景并不明朗。法德關系不僅需要領導人的磨合,還需要尋找共同的目標。

西方的迷茫期能夠持續多久?是結構性的現象,還是“威脅缺失”的窗口期?從二戰以來的西方演進而言,這種迷茫或者混沌可能并不是結構性現象。無論美國還是歐洲在經濟、貿易、技術等領域還是有非常一致的觀念和認知。沒有威脅,也要制造或者想象出一個威脅。

“過時”“腦死亡”的北約依然是西方體系的核心支柱,在世界百年變局中,西方還在固守著既有的思維。百年變局的含義不僅在于大國權力結構的變化,也不只是地緣政治邏輯的回歸,更在于政治動員邏輯的變化,自媒體所帶來的即時通訊在“壓平”等級性的政治結構。“嘲笑”特朗普的人,在本國國內過得也不好,比如約翰遜,馬上就要經歷大選的考驗。國內政治與國際政治幾乎是無縫對接,在這樣瞬息萬變的大變局中,北約似乎變成了西方的一根稻草。

作者為吉林大學國際關系研究所副所長

北大匯豐海上絲路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江苏7位数怎么看中奖